温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相忘于江湖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温州信息港

导读

萧山,火车南站。  她穿着天蓝色上衣,搭以深蓝色的百褶裙,休闲而不失青春的活泼。五月的夏风吹乱她顺直的头发,她用手理了理,手腕上的几个镯子叮

萧山,火车南站。  她穿着天蓝色上衣,搭以深蓝色的百褶裙,休闲而不失青春的活泼。五月的夏风吹乱她顺直的头发,她用手理了理,手腕上的几个镯子叮当作响。  他向她走来,凭着以前的熟悉感。  她站在人流当中,茫然地望着四周,600度近视的她没戴眼镜,一切都是如此朦胧,就像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毫无犹豫来萧山见他,只是很想见他。  她按下通话绿键,我已经到火车南站了,你在哪?我没戴眼镜,看不到……  你是不是穿着蓝色的衣服,背着白色的包?  是啊。你看到我了?她四处张望。  你变得,都快让我不认识。他已经站在她面前,一如记忆中的帅气,更多一份不羁与邪气。  想去哪玩啊?他接过她的包,拉过她的手,很自然,而她也没有惊讶。在来之前,她就知道她将会面临什么,是她的选择,更是她想叛逆一次,疯狂一次。  他们等在公交站牌下,嬉笑得看着对方。五月的阳光透过琥珀色的树叶,有点灼热。  饿不饿?要不先去吃点东西?他问道。  嗯,好!他牵着她的手,她跟随着他,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萧山,汽车总站旁的来必堡。  哇,是来必堡啊!她满脸的兴奋。那种兴奋是来源于对家乡的思念,因为舟山有很多来必堡的连锁店,而在下沙读书的她,从来没有见到过。  他们进去点餐。想吃什么,这个好吗?这里的沙贝还挺不错的,要不试试?他征询着她的建议。她点头,突然嚷道,我要吃糖醋排骨。那一直是她的,他不会知道。  他拿了碗筷回来,并把菜品整齐地放在桌上。她拿起筷子,便开动。都快12点了,她是该饿了,早上为了见他,她连早饭都没吃,可他还是刮了刮她的鼻子说,你该减肥了。  相识八年的他们已经有两年没见。相对而坐,有一种既生疏有熟悉的感觉,时光的流逝如桌上的菜汤在不知觉中已见底。他们回忆着初中的生活的点点滴滴,那时的自己,那时的好友,那时的老师;他们也漫谈着自己的父母,将来的就业,自我的感情问题。  我妈说,吃饭慢的女孩特有福气。他看着她碗里还有一大半的白米饭。  她知道他已经两大碗下肚了。她抬头呆呆地望了他两秒,然后莞尔一笑,是吗?其实,她是看到他那性感的薄唇,蓦地想到,薄唇男人皆薄悻。    萧山,大润发超市。  她一直希望有一个男人能够陪伴她慢悠悠地逛大超市,可以让她随心所欲地看看茶具、餐具,一起品玩;可以让她东挑西拣地选零食与水果,不会厌烦;可以让她毫无顾忌地坐在购物车上,推着她高调地走过人群。  而做到这点不是她的男朋友,而是他。  他拉着她的手,她拽着他的手臂,穿梭于不同的货架中。  她停驻在红酒面前,问他会喝酒吗。他却说,要不今晚把你灌醉。  她指着依云水,说这水超贵,是阿尔卑斯山脉的雪水经过六层过滤得到的,明星都用着水来洗脸哦。他却说,这你也信,说不定只是普通的水贯的。  她嗅了嗅水灵灵的苹果,说这苹果真好看。他却说,好看有啥用,要好吃才重要。这回她瞪着他说,我要好看又好吃的!  他问她要不要买点零食,晚上饿了可以吃。她却说,笨蛋,待会儿还要到别的地方去玩,拿着多重呢!他宠溺地看着她,行,你说了算。  在大超市里他们兜转了半个小时,什么都没有买。但是,他搂着她的肩,她在他怀里笑靥如花。  她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会抛下室友,从下沙打的到萧山,可以毫不心疼那车费。    萧山,市中心。  她本想去杭州乐园玩,可五一萧山的人流量,让她马上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想去湘湖玩,可连出租车的影都见不到。更令她无语的是,他在萧山已经读了两年的书,却一点都不熟悉萧山,她一问,他三不知。  算了,我们还是到处走走吧。她提议。他调侃到,舍命陪美女。  她挽着他的手,走过一条又条的马路,在他面前,她似乎总有说不完的话。午后的杭城,有些闷热,却洋溢着他们的欢声笑语。  你累了吗?他看她走路有点别扭,便问道。  有点。她穿的是那双新买的粉色帆布鞋,有点搁脚,要不是为了见他,她不会穿的。你害我走了那么多地路,怎么对得起我啊?她的脚已经磨起了水泡。  那你希望我怎么疼你啊?他低下头,暧昧地看着她。  她不语,她知道这句话可以是玩笑,但更可能的是现实。还是先找家宾馆吧!她真的很需要休息。  在她告诉他,五一她一个人来萧山的时候,就想到了一切,只是她抱有一丝希冀。    萧山,迦南宾馆。  正当她迈步要爬楼梯时,他伸出手拉着她往三楼去。也许是太累的缘故,她被这一小小的细节感动。  他穿了一件长袖的衬衫,加黑色西装,脑门处已有些许细细的汗珠。我可以脱掉上衣吗?他望着她,已经开始执行。  没关系啊,可以。她已经坐床角处,脱掉那可恶的鞋子,然后打开电视。看到他赤膊的上身,她笑说,你也太瘦了吧。  他径直地走到床的另一边,牵起被子,就躺了下去。很累吗?她问道,有一丝愧疚,在这里的一切都是他支付,还要他陪着她瞎逛。  他依旧没有说话,只是靠近她,然后抱着她,闭上眼睛睡去。她一笑置之,继续看电视。  他好像真地很累,她想,让他好好休息吧。她静静地关掉电视,自己也躺下休息。  她把自己的秀发捋到一边,这是她睡觉的习惯。你不要用头发的香气诱惑我哦!耳畔突然传来他的声音,她看向他,双眼依然紧闭,纤长的睫毛微微颤抖。  我没有,何况我对你,也没那魅力。她随口说到。  你在激我吗?还有别看着我,再看,再看,就把你吃了!他突然睁开眼睛,把她压在身下。你不怕我吃了你啊?  她摇头,我相信你和我们八年的交情。其实她不相信,但她必须这样说。他睡到了另一旁,她看向他,坚毅又分明的轮廓,告诉自己,这样的男人不会属于她的,更何况他心里有所爱的人,而现在的他也有女朋友。  你在想什么?他看向她。犯花痴而已,她笑道。  你高中又动过心吗?他问道。她淡淡地说道,高中没有,初中到有。  谁啊?他饶有兴味。肯定不会是我,是ⅹⅹⅹ还是ⅹⅹⅹ?  为什么不会是你啊?她问道,却在心里答道,就是你。只是她到大学以后才懂初中时那份懵懂的友情,其是一种不显眼的暗恋。    八年前,舟山,定海儿童公园。  她和他的认识,是因为她的朋友与他相恋,她便成了两人的红娘。那一日,两个人有点闹小别扭,她从中调解,但是,事态的发展似乎越来越坏。他和她一起坐过山车,交谈着他和她朋友的事情,她尽可能希望他们合好,可是她看到了他无奈的表情。  她无能为力,不经意间瞥见了一朵晶莹剔透的白玉兰。她无意低语了一句,好漂亮的花!他说,你喜欢?他都还没见到她点头,就在过山车的车厢上站起来,伸手去摘那朵白玉兰。5米高的过山车,而且那棵树也距离他们的车厢较远,她不安的叮嘱着,小心点。  他把白玉兰送到了她的面前,她望着那灿烂绽放的花朵,开心地笑了,可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对他的好感也由此而生,而他更不知道自己无意的举动,拨动了一个女孩的心弦。    萧山,迦南宾馆。  很平静。她眼巴巴地望着天花板,想起了往事,目光又渐渐地移向他,只是物非人也非。  别在看我,再在看,再看,就吃了你。他说道,带了点痞子气。  我就偏偏看,你又不能把我怎样!她是贫嘴还是激将,只有她自己知道。  他一个翻身,就把她压在身下,你以为我不敢吗?他霸道地吻住她的唇,攫取着她脸上粉香,她挣扎着,我的妆都花啦。  他起身,迷离的双眼闪烁着邪魅,我想要你。她,毫无惊讶与慌张,只是风轻云淡地道,要我可以,做我的男朋友。她明知这不可能,她也不想让它曾为可能,她深知他和她不适合,她也要不起。  那她怎么办?她知道他指的是他现在的女朋友。  她嬉笑地说,自己处理,你要了我就要负责哦!她轻轻抚过他瘦削的脸庞,在心里说尽了这一句话——不是现在负责,而是将来。  他下床,穿好衣服,回头说,我们出去吃饭吧。  她收拾了一下自己。出门地那一刻,她告诉自己,做一个聪明的女人,这样的男人,可以招惹,却觉不能让自己束缚于他,那是把自己打入地狱。  你在想什么?他追上她,搂着她的肩下楼。她回笑说,没什么啊!    萧山,时代广场的肯德基店。  现在的他和现在的她似乎很相配,因为总有些路人或店员用羡慕的眼光看着他们,在外人眼里是一对甜蜜的情侣,可只有他们知道彼此是什么关系。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吃肯德基好吗?他问道。  她点了一杯巧克力圣诞,一个葡式蛋挞,一包中薯;他点了一杯中可,一个香辣汉堡,一对鸡翅。  他们坐在二楼窗户旁的餐桌,看着这段繁华却有些破旧的街道,浓密的树荫,恍惚间是在他们的家乡——舟山。  他指着那杯圣诞,我从来不知道有这东西。  那是你太out!她钥了一勺,放入口中,鲜奶的浓密缠绵着巧克力的香醇,齿唇间却有一丝苦涩。我以前都是吃草莓圣诞的。她说道。  那今天怎么换口味?他问道,并咬了一口汉堡。  笨蛋,每一种口味都应该尝试一下啊!你要不也试试。她钥了一勺,送入他的口中。  其实,和他在一起,她才选择巧克力的。  她记得,阿甘曾说,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滋味。而现在的她就是如此。  他们谈及以后的未来与就业,她告诉他,在她的人生字典里,事业比爱情重要。他笑说,以后一定是个女强人。她也笑答说,不要做女强人,要当白骨精。  她总觉得,他有点失神,似有还无,道不清。    萧山,迦南宾馆。  一片漆黑,看完《快乐大本营》和《非诚勿扰》,已经是10点半了,她累了,他也累了。可总会有些不安分。  他抱着她,有点按耐不住,温热的气息在她的耳畔游移。她推开他,说不要闹啦,冷静点!而他却更加变本加厉,封住她的唇吞噬着她,有点窒息。她猛力一推,他停下了动作,静静地望着她,妖魅的双眼透着她不曾见过的邪气和欲望,我要你……他已经褪去她的衣服,吻过她白皙的肌肤。她全身升腾起一种异样的感觉,却没有害怕,即使她从未接触过这事。  想好了?她问他,也好像是在问她自己。  一生中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拥有,只求在我美的年华里,遇到你。  她没有在挣扎。一个女孩,长久地飘泊,需要太多的坚强和勇敢,她伪装地累了,很累很累。她知道自己沉沦在他所编织的梦幻中,清楚地知道。  她的指尖滑过自己刚才燃烧过的肌肤,依旧灼热。37.2℃,她感到这就是她现在的体温。因为,37.2℃,是人正常体温的极限,是心脏骤跳的温度,是激情燃烧的温度。  在想什么啊?他有点不安的问道,他很愧疚,有多愧疚,他不知道。  没什么啊!她依然是这个回答,我去洗个澡。  她旋转着,有点眩晕,有点无措。暖暖的水顺着她的曲线而下,伴随着哗哗地流水声,在为曾经的暗恋寻一个结局。  黑夜中,他点燃了一支烟,是一种深深的落寞。他不停地换女友,不停地谈恋爱,因为孤独,可恋爱越谈越孤独。他已经不知到什么是爱情。  想什么啊?这句话轮到她问了。  看得透我吗?他灭掉剩余的烟,反问。  看不透。她答道,心里却反问,那你看得透我吗?他们谁也看不透谁,是假意还是真心?也许真的是,真为假时假亦真,无为有时有还无。    在公交K362上。  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感谢那是你,牵过我的手,还能感受那温柔……她的耳畔缭绕着梁静茹低婉的声音,她明了预留的伏线是改变不了,她也不想改变,权当做美好的插曲。  她望着萧山灰蒙蒙的天空,有凉凉的东西顺着脸颊滑落,落地,消失于无形。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林歆2010-5-4 共 456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输卵管粘连要早检查,这些检查方法你知道吗?
哈尔滨的治男科专科研究院
云南医院专治癫痫
标签

上一页:雨7

下一页:背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