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我爱的人曾为纳粹德国作战

2019/05/22 来源:温州信息港

导读

我爱的人,曾为纳粹德国作战91岁的雷纳特·哈普雷希特向我们展示了她的手臂,那里曾经有一串编号:70159。这是她在奥斯维辛的犯人编号,现

我爱的人,曾为纳粹德国作战

91岁的雷纳特·哈普雷希特向我们展示了她的手臂,那里曾经有一串编号:70159。这是她在奥斯维辛的犯人编号,现在这串编号已经模糊不清,因为她曾用自我伤害的方式用力地想将其抹去。

这串编号,见证了70年前她在集中营里度过的残酷青春。纳粹德国毁掉了她的生活,毁掉了她几乎所有的亲人。但70年后,她与曾经是德国国防军士兵的丈夫,共同渡过相濡以沫的生活。

2015年4月20日上午,91岁的雷纳特·哈普雷希特女士(Renate Harpprecht,以下简称雷纳特)准时出现在汉堡一家酒店的大堂里。

这一天,汉堡阳光明媚,碧空如洗,雷纳特穿了一件浅灰色的西服,化淡妆,短发,搭配平底鞋,系了一条天蓝色带绿底色格纹的围巾。这让她显得时尚干练,她在言谈间也十分注意自己的形象,“女人们当然总是喜欢那些把自己拍得很漂亮的照片”,她微笑着说。

比较引人注目的是,她的脖子上还戴了一根锃亮的大卫之星项链,这条金质的项链是她的先生克劳斯·哈普雷希特(Klaus  Harp-precht)送给她90岁的生日礼物。但雷纳特说,戴这根大卫之星项链跟信仰完全无关,因为大卫之星某种程度上等同于犹太人的标志,她佩戴它的涵义不言而喻,“只是希望通过它向某些人抗议,不要给犹太人贴上那些卑鄙的标签。”

目前,雷纳特居住在法国南部,“因为近法国南部天气非常糟糕,所以我来汉堡呆一段时间。”但她近显然特别忙碌,就在我们见面的次日晚上,有3个采访已经向她预约好了时间。

在两个多小时的采访中,她显得很健谈,神采奕奕。“中国是不是有像我这样的二战的幸存者?我非常理解这些二战幸存者的感受。在我看来,现在糟糕的事情是,日本从来没有公开给这些二战幸存者说过一声,‘对不起’。”她几乎是主动地打开了话匣子。

雷纳特的父亲阿尔方斯·拉斯克,曾经是一位有名的律师。在纳粹上台之前,她们全家曾经在布雷斯劳(Breslau,今波兰的弗罗茨瓦夫)过着非常幸福的生活。

广东一团伙用有毒气体灌充啤酒 超3万人饮用(图)
瓦尔克足联不会为世界杯改期补偿欧洲俱乐部
卡里莫名多4.9万吓坏退休大妈 两次主动找到银行被告之:银行不会有错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