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科学网学术评价中的大问题图书文献领域学者

2019/07/16 来源:温州信息港

导读

【应该怪的还是领导,本来研究图书期刊等方面的学者是在给自己找口饭吃,就象俺们用管理科学来为自己找口饭吃一样,可是,他们的在统计意义上去说都

  【应该怪的还是领导,本来研究图书期刊等方面的学者是在给自己找口饭吃,就象俺们用管理科学来为自己找口饭吃一样,可是,他们的在统计意义上去说都不见得准确的研究成果却被领导拿去滥用了,有时候还被当成评价科研工作的关键核心准则,的结果不荒谬才怪。】  在书写本文之前,先写一段免责声明,别因此得罪了做图书文献研究的学者朋友们,这个领域的人在科学上忒多,俺得罪不起呀,呵呵。  文献计量学有没有价值?  有!俺斩钉截铁地断定。  但是,非某具体领域和行业里的学者而仅只是专门从事该领域图书文献研究的学者,其成果的意义更多是统计意义上的,或者连统计意义上的都算不上,我们也许可以简单地这样认为:文献计量等科研方向就是该领域的学者在给自己找口饭吃,用了统计学的基本工具来处理数据,而它们的研究对象则是天底下的文献资料。  同时抹黑一下自己,省得图书文献领域的很多朋友看了对俺有意见。我也一样,就是在用应急管理和管理机制设计理论的研究来给自己找碗饭吃,如果全天下的机构全得用“应急管理”和“管理机制设计”都应该知道的结果。  当然,即便那些牛定理也有高斯定理,牛顿定律之类的说法,还是尊重首次发现者的,但是,也确有吴文俊先生这样的成果,它和加法(1+1=2)这样的四则运算一样,在该领域里你都不需要知道开始的时候是谁给出的,但是人人都在用。  而今天我们的院士评选,5篇代表作,然后每篇代表作后面都有下面这样的句子:  1,根据检索,本论文被SCI期刊引用345次,其中他引275次(包括我哥哥的学生引用274次),自然中有一篇论文近提到我的这一成果,SCI一区期刊引用18次,二区引用78次;  2,根据检索结果显示,我的H指数是88,孔子的H指数是1,我比孔子的影响大87倍;  以上是所谓“硬”东西,以下则是“软”东西:  3,美国科学家维尼熊先生在一篇综述中对我的成果如此评价:该结果是近20年该领域的结果;  4,日本科学院院士Hello Kitty在东京大会上报告自己的研究成果,将我的论文作为3篇主要的论文进行了引用,认为对他的得了诺贝尔奖的成果有很大启发.  相对于前者,俺觉得后者的夸奖更好点,当然,不排除有些老外也经常说客气话,他们比我们还喜欢和谐呢,我们其实更喜欢和珅。  所以,如果你的成果居然让该领域的狂人都没有什么话说,比如,丘成桐先生说:“这个成果比我的菲尔兹奖成果强太多了,而且也不比华罗庚和冯康差。”就还不够?你还要用引用率说什么话吗?  在博文中第五次引用某数学家的名言:“我所以这么卖力气地做科研,其实只是为了得到我那些一向吝于赞扬的同行朋友的几句夸奖罢了。”有人夸,且有吝于夸奖的人来真心实意地夸,做科学家的愿望满足矣。  还比如说,嘿嘿,某学者在应急管理方面的研究得到了陈安博士的高度赞扬,“陈安博士认为,.....(此处省略500字),这个成果确实不错!”  俺觉得,这个赞扬比任何引用和奖励都强得多。对了,应急管理领域的陈安博士大家认识不?这人一向眼睛朝天,在应急管理领域,全国上下他能看得起谁啊!哼哼。 相关专题:论文与评价

开微商城要钱
微信怎么创建小程序
小程序是怎么做的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