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假信息真户口出生证买卖内幕调查

2019/08/22 来源:温州信息港

导读

编者按:随着国家打击拐卖儿童犯罪力度的不断加大,我国拐卖儿童犯罪的情况虽日趋好转,但仍存在诸多难点。利用非法出生证,为来历不明的儿童漂白身份

编者按:随着国家打击拐卖儿童犯罪力度的不断加大,我国拐卖儿童犯罪的情况虽日趋好转,但仍存在诸多难点。利用非法出生证,为来历不明的儿童漂白身份,成为 打拐 工作的一大障碍。民主与法制社记者经过近一个月采访,奔赴河南、湖南、福建、贵州、山东等地,深入调查了出生证买卖 黑市 。

9月14日,微博打拐志愿者上官正义,在山东济南向国家卫计委寄了一份情况反映,内容是他手里掌握着600多个疑似遭非法买卖的《出生医学证明》(简称出生证)信息。

这些证件很多是社会中介勾结医院内部人士,通过隐蔽途径出售给了有需求的家庭。目前在黑市上,一张出生证的价格,卖到10万元。

依据规定,新生儿上户口时,家长必须向户籍部门提供出生证,但超生、非法收养,以及拐卖来的孩子,很难通过正常程序办理。如此一来,出生证买卖市场应运而生。

记者调查发现,购买者只要出钱,就能拿到从未去过的医院签发的出生证。

而这样的出生证,大多流向福建地区,签发医院涉及河南省、山东省、湖南省、贵州省、云南省、甘肃省、湖北省、广东省。

湖南乡镇卫生院

卖证风波

谈起女儿的出生证问题, (化名)非常紧张,林妻开始说是超生,后来又承认抱养。实际上,他们夫妻二人已生过两个儿子,抱养女儿是考虑 儿女双全 。

家住平潭县潭城镇东门庄,属福建省福州市管辖。

在福建沿海地区,像 这样的家庭还很多, 女儿多了,抱养个儿子,儿子多了,就再抱养女儿。 福建一媒体人说,他们那里的宗族观念一直如此。

但很多家庭,为此付出沉重代价,主要是经济上的压力。比如,常年从事隧道工程的 ,虽然挣了一些钱,可五口之家的生活,仍让他感到吃力。

抱养的女孩儿是四川人,他说与其亲生父母相识,因对方家庭条件太差,才同意将出生5天的女儿送给自己。可夫妻二人达不到收养条件,户口问题便无法解决。

没有户口,就意味着孩子以后上学、升职、出行都会受限。

几经打听之下, 发现只要有出生证就能落户。于是,他通过朋友托朋友,终打听到买证渠道,在 看来,这就是一场生意。

这场生意,他只花了5000元,就拿到了湖南省汝城县集龙乡卫生院签发的出生证。

证件显示,女孩儿出生日期为201 年 月9日,身长52公分,体重 000克,签发日期是201 年4月 0日。

表示,他们从未到过这家卫生院, 钱是一次性付的,证件是寄过来的。

拿到证件后, 看到上面的重要信息全是手填,歪歪扭扭的字迹,让他一度认为是 ,直到去派出所上户口时还战战兢兢。但他没想到,户口顺利办了下来。

几乎没费力气, 抱养的孩子,变成了 亲生 。

平潭县洪山镇红山庄女童陈蔓蔓(化名)也是如此,她的外公承认了抱养事实,对于亲生父母情况,对方始终不愿表露。

陈蔓蔓的出生证同样来自汝城县集龙乡卫生院。这家卫生院还给平潭县东湖庄周斌(化名)家 女儿 办了出生证。周斌也承认孩子非亲生, 是在自家门口捡的。

民主与法制社记者调查发现,在平潭县屿头乡、潭城镇城南新庄、流水镇港东村、澳前镇磹角村,至少还有5本来自汝城县集龙乡卫生院的出生证。

另外还有两本出生证,流向福州市晋安区与仓山区。

集龙乡卫生院朱院长说,他2012年开始到卫生院上班, 印象中,院里并没生产过福建籍的孩子。 但朱表示, 此前遗失过一批出生证。

平潭县群众持有该院的出生证,在不在丢失范围内,集龙乡卫生院很难佐证。可以肯定的是,这些证件对应的产妇住院病历等资料,无法查到。

汝城县卫计局纪委书记吴永波向记者介绍: 流失出的证,一部分被原集龙乡卫生院院长邓文优卖掉,一部分遗失了。 该局副局长朱孝军说: 现在我们发现了12本,以前有没有,我们也不知道,要等查。

按照吴永波说法,汝城县纪委和汝城县卫计局均调查过邓文优,邓对卫计局说每本证只收了100元手续费,但告诉纪委每张证收了600元。

吴永波坦陈,他们以前 没把出生证当成非常严谨的事来搞 。

面对拿着问题出生证上户口的情况,吴永波表示,他们也没好办法, 户口是公安的事,我们没资格取缔。

记者采访时,涉嫌卖证的邓文优仍正常上班。彼时,汝城县卫计局还没拿出具体处理方案,吴永波承认他们在此事上 动作慢了点 。

另据了解,我国从1996年1月1日开始使用出生证以来,期间更换过几次版本,目前使用的是,2014年1月1日启用的第五版。此前有关新生儿的家庭情况等,全为手写。

手写很不规范,万一遗失了,谁都能填写。 集龙乡卫生院朱院长说。

201 年年初,安徽省亳州市蒙城县妇幼保健站就遭遇过失窃,4000份出生证通过快递流向全国各地。公安介入后,发现这些证被卖到福建、山东、河南等地,每本空白证件卖到2500元。

记者调查发现,从外地流向平潭县的出生证,并非只来自湖南省汝城县。河南省、甘肃省、贵州省、湖北省、广东省等地医院均有涉及,且多加盖着公立医院的公章。

平潭县公安局政治部李主任说,当地之所以出现较多外省出生证,是因为平潭很多人在外地从事隧道工程。

出生证买卖中的

莆田系

除福建省平潭县外,福建省莆田市也是购买出生证的重灾区,且流向该地的证,有的来自 莆田系 民营医院。

莆田市秀屿区东峤镇山香村许小民(化名)有三个女儿,小女儿2010年4月22日在广东省深圳市布吉人民医院出生。

因为许小民一直没给女儿取好名字,所以孩子出生 个月还没办证。

拖了一段时间,许小民再去医院时,被告知无法办理。

初,许小民想按超生处理,但需缴纳的社会抚养费太高,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许小民说,他没找朋友、托关系,而是随便在路边找了个办证电话,对方让先转账500元作为定金。

在他印象中,身边很多人通过这种渠道买了证。

那时候心里没底,想着被骗也就几百块。 许小民称,半个多月后,他果真收到了证件,由于证件上字迹太丑,他也一直认为是 。

成功入户后,许小民才把剩余的2000多元打给办证人。

她三女儿出生证的签发单位是贵州省黔东南妇产医院。这是一家民营的妇产专科医院,位于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州府所在地 凯里。当地多名医学界人士说,其属 莆田系 。

莆田市秀屿区湄洲镇岗楼村陈强(化名),也为 儿子 办理了黔东南妇产医院的出生证。陈强的 儿子 2001年出生,直到2010年才拿到出生证。

陈强告诉记者,自己今年已60岁,妻子小他11岁,两人结婚时年龄偏大,所以才抱养了孩子,孩子的真实身份,他们也不清楚。

抱养过来后,户口问题一直困扰着陈强, 因为通过正规渠道办不来。 ,他花费不到1000元,通过朋友买了出生证,并顺利入户, 这种情况在我们这儿很普遍。

还有,莆田市秀屿区东峤镇上塘村的林某、湄洲镇北埭村上白石的潘某、湄洲镇北埭村北埭的陈某,均拿到了黔东南妇产医院的出生证。

北埭村北埭陈某的出生证,更是颇具争议。近日,凯里市卫计局向记者反馈说,经他们查询陈某并没在黔东南妇产医院出生,出生证系伪造。

但2014年 月11日,该局在给莆田市公安局湄洲边防派出所的情况说明中,称陈某的出生证信息与凯里市出生医学证明系统电子信息一致。

福州市平潭县潭城镇北星庄的陈某某,也拿到了这家医院的出生证。记者向黔东南妇产医院提供了部分人员的出生证编号,医院周姓主任称查询不到相关病例情况。

记者调查还得知,位于凯里的东南医院,也出现在了办证名单中。该院党支部书记卓某麟说,东南医院是 莆田系 ,他就是莆田人。

福建省南平市延平区横镇小仁洲女童叶静静(化名)的出生证,显示来自这家医院。暗访期间,卓某麒称查不到叶静静的出生记录,以及产妇病历等。

在未向记者索要任何身份证明情况下,卓某麒依然开具了叶静静在东南医院出生的证明,并加盖了 凯里东南医院 公章。

凯里市卫生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叶静静根本没在东南医院出生。

记者注意到,在卓某麟办公桌上,还有数份空白的出生证,证件编号开头字母为 G 。我国出生证编号从2000年起,实行首位为英文字母制度,当年从A开始,以此类推,今年编号首尾是Q。

而在东南医院出现 G 开头的出生证编号,为2006年老证件。

按照有关要求,地方计生部门要及时将未使用的旧证收回,并进行销毁。

骗取真户口

记者采访发现,和贵州省凯里市卫生局的反馈一样,很多买来的出生证,在医院均查不到产妇住院病历等信息,很多医院也不承认办理过盖自己单位公章的出生证。

如,福建省泉州市安溪县湖头镇苏某、福建省周宁县咸村镇李某、福建省长汀县河田镇邱某的出生证,均来自河南省郑州市妇幼保健院。该院工作人员称,他们从没给这三人办过出生证,也查不到任何档案。

另外加盖河南省新乡市妇幼保健院、漯河市妇幼保健院、开封市妇幼保健院公章的出生证,流向了福建省福州、南安、福清等地。

记者向新乡市妇幼保健院工作人员提供了编号为J41268 758的出生证信息,证件持有者为福建省福清市海口镇人士,2012年9月份入户。

该院人士非常肯定答复说,他们从未签发过这个编号的证件。新乡市红旗区妇幼保健站人员又经多次核查,确认未办理过这个号段的证件, 我们发现,很多 都来自J4126号段,应该是整批造假。

但这些证件大多通过了公安机关的上户核查。新乡市红旗区妇幼保健站人员表示: 2014年之前,公安机关对 没辨别能力,所以导致很多人拿 骗到了户口。

红旗区妇幼保健站发现过多本高仿2014年之前的老版出生证。

2014年新版出生证使用以来,公安机关才有了发函做法。 该工作人员向记者展示了他们收到的全国各地警方发来的核查函,福建省居多。

漯河市妇幼保健院也否认他们办理过涉事的出生证。

另外,平潭县苏澳镇辖区居民曾拿着盖有开封市妇幼保健院公章的出生证,去苏澳镇派出所办理入户,公安机关发现证件异常后,向开封市卫生局发函进行核查,开封市卫生局回复称,未出具过这样的出生证。

平潭县公安局户籍民警林雄弟说,2015年他们因出生证问题,向全国各地发函 67份,平均每天一份。今年至今,已经发出去255份。

一般是要求一个月内回函,也有不回的。 林雄弟说。可不回函该怎么处理,林雄弟没给出确切答复。

据林雄弟介绍,公安发函主要针对几类出生证,如信息填写不完整、逻辑上有错误、印章不规范等情况,他们极少发现有拿纯 来办理上户的。

记者注意到,目前启用的第五版出生证有6处防伪标识,公安机关核查证件真伪已不是难题,他们配有专门的出生医学证明检测板。

如果卫计部门和医院全套造假就没办法了。 林雄弟说。

记者还注意到,被买卖的出生证有的确实违背了基本逻辑。

福建泉州市泉港区南埔镇的肖某与施某,均拿到了河南省周口市妇幼保健院的出生证,两人生日分别为,2010年5月 日、2011年8月8日,二人相差15个月,但出生证编号却为连号。

从编号上看,周口市妇幼保健院在15个月时间里,只出生过1个婴儿。

另外,还有不少证件的出生日期与签发日期相差几年。记者就此咨询了多家医院得知,申请和领取出生证,一般要求产妇在出院后 0日办理完毕,特殊情况需提交亲子鉴定证明的才可延长至 个月内。

超过 个月的,除了要提交身份证、结婚证,单位或社区的延期领取原因外,还要求助生产机构提供产妇住院病历和分娩记录等,超过1年申领的还要提供母子亲子鉴定证明。

多个买证家庭表示,他们只交了钱,其余资料均没有。

中介江湖

民主与法制社记者采访发现,网络上充斥着众多办理出生证的中介,但多数为 ,买 程序非常简单。

记者在QQ上联系了两个办证者,在随意编造了名字和户籍信息后,他们为记者办出了广东省深圳市妇幼保健院和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妇幼保健院的出生证。

经查证,这两本证均为 。

在网络上,还有一条办理真实出生证的链条。记者经数日暗访发现,这个链条中,中介承担着协调卫计部门、医院和买证人关系的作用,买卖双方互不见面,都是通过中介完成,隐蔽性极高。

目前在逃的嫌犯、广西桂林雁石区中介熊明忠,此前一直办理湖南省永州市祁阳县妇幼保健院、邵阳市隆回县德铭医院的出生证。

在出生证 套餐 里,还包括新生儿出院产科登记、产妇住院病历、分娩经过记录、住院病历等。中介甚至连产妇的生产方式、婴儿在病历上踩的足跟印都能做出来。

这些资料上,均加盖着 隆回德铭医院 的公章。

在熊明忠操纵的 黑市 上,包括证件在内,整套资料卖到5万至10万元,办证周期 天到10天之间,客户遍布北京市、河南省、陕西省、福建省以及内蒙古自治区。

暗访期间,熊明忠称,自己只办真证,没有前期费用,甚至可以陪客户去上户口,顺利入户后再收费。

熊明忠表示,结过婚的人更好操作,未婚者操作难度较大,但同样可做。

据调查,熊明忠的上线是隆回县卫计局工作人员刘鑫。记者获悉,刘鑫已因涉嫌变造、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被刑事拘留,目前羁押在隆回县看守所。

隆回县卫计局宣传站站长说,刘鑫利用职务之便,盗用了卫计局的老公章,初步了解办了4张出生证,每张800元。

但熊明忠称他收取客户的资金在5万至10万元之间。

记者经过暗访,还成功约到一名山东籍的中介赵某,他也自称业务遍布全国,从QQ聊天来看,至少为江苏省、湖南省、北京市的客户办理过出生证。

赵某身份证信息显示,其为聊城市高唐县人,自称做这行已经5年。他操作的出生证,孩子会在高唐县人民医院出生,由高唐县妇幼保健院签发证件。

赵某甚至还能提供公安的核查回函以及回访电话等。

我一站负责到底,我就是你终要找的那个人。 赵某说,他也可以事前不收费,事成后收费10万元。对于证件真实性,赵某说,可以拿着他办的证到医院打印病历, 如果打印出来就是真的。

另一名网络中介表示,前几年老版证件的市场价格很低,2014年公安有了发函做法后,老证逐渐失去市场,新版证件价格则一直飙升。

实际流向社会的老证并不是 ,大多是各个医院没用完,又没销毁的真证。 这位中介说, 有的医院还拿着自家的证,私刻其他医院的公章加盖。

而通过中介办理新版证件,买方需提供户口本、身份证、结婚证,以及需要往证件上打印的信息。

高唐县中介赵某说: 此事有三人才能完成,除了我还有医院主任和法院一哥们儿。

赵某的办证周期为两个星期, 我得从住院那天开始操作,从建档、到检查、再到病历,要造出一套信息来。

为了让暗访人员相信,赵某不仅提供了身份证、公司营业执照副本,还通过微信先转过来5000元表示诚意,并称: 您见过哪个骗子,先给客户汇款的。

赵某展示了北京客户给他转款的凭证,记者注意到,北京客户先付了他 万元定金,随后又支付4.9万元尾款。

见暗访人员仍有顾虑,赵某说: 你可以加我的微信,可以看我的朋友圈,我微信用了4年了,如果是假的,我要担责的。

赵某还介绍,市面上的确有高仿的 ,价格也便宜, 蒙混偏远的派出所还可以。 但他只做真证,并向暗访人员发来两份他办理过的出生证信息。

一份是加盖章高唐县人民医院开具的 出生医学记录 ,记录显示,新生儿为女性,上面没有姓名,出生日期为2016年5月16日18时02分,体重 200克,身长50厘米。

另一本出生证持有者为包某某,证件显示包某某2016年 月17日2时10分,在高唐县人民医院出生,身长50厘米,父母均为江苏省泰州市人。

证件签发单位是高唐县妇幼保健院,签发日期为2016年4月28日。

赵某还发来用手机拍摄的该证件在电脑上的查询结果页面,称: 电脑页面一般工作人员无法查看,除了院长级别的。

记者辗转联系上了包某某的父亲包先生。包先生说,因为孩子是私生,所以才花费近10万元办理了出生证。

包先生还说,他是通过朋友介绍办理了证件,一开始半信半疑, 现在已经查过了,是真的。 这也正是赵某得意的地方,他称自己从不办 ,并认为 造假就是自掘坟墓 。

9月22日,记者从山东公安方面获悉,针对赵某涉嫌贩卖出生证的行为,警方已介入调查。

癫痫病能治愈吗
盐城牛皮癣研究院
淮安治疗癫痫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