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蜜蜂竟是古老战争兵器军事战争十大动物战术

2019/01/11 来源:温州信息港

导读

11月22日消息,动物在军事领域发挥着重要作用。马匹,包括驮兽,还常常出现在部分队伍的称号里,这样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千年之前。不仅如此,人类无

11月22日消息,动物在军事领域发挥着重要作用。马匹,包括驮兽,还常常出现在部分队伍的称号里,这样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千年之前。不仅如此,人类无限的创造力和好奇心还创造了使用各种动物的不同方法。

10.伊斯兰国家 拘捕 以色列间谍 动物

以色列与周边的邻居和巴勒斯坦人的关系十分复杂,它们之间冲突不断。穆斯林国家经常以抓捕间谍的名义捕鸟,这加重了他们之间的不信任。埃及、沙特、黎巴嫩、苏丹、真主党和土耳其都在训练危险的猛禽,比如鹰、秃鹫和红隼。

大多数时候引起怀疑的都是GPS追踪设备或者其他鸟类学设备 以色列地理位置优越,加之科学家不断关注,促使这个问题出现。目前为止,还没有鸟类因间谍行为 获罪 ,但是这些阴谋论在实际生活里却不是玩笑,未来中东地区的和谐危机四伏。此外,埃及还有一些完全不同的谣言:以色列密谋了一系列恶性鲨鱼袭击事件 南西奈官员称不排除摩萨德(译注:以色列情报和特别行动局)参与其中,这就是这一消息的来源。

9.丢勒的犀牛

16世纪早期,印度一位统治者把一头犀牛送到里斯本,作为赠送给葡萄牙国王曼纽尔(Manuel)的礼物。从罗马时代以来,欧洲次出现犀牛,引起了一阵骚动;德国艺术家丢勒收到了一些有关犀牛的信件和图画,他在此基础上创作了一幅木刻画。尽管画里很多地方不对 长着鳞片的腿、铆钉衔接的接缝、披肩,更让人惊讶的是背上的角 却成为后两个世纪欧洲各地犀牛的原型。

丢勒所画犀牛极具挑衅意味的一点在于犀牛是全副武装的,要么犀牛事先穿戴好盔甲而来,要么这是国王曼纽尔要求的。无论有无武装,曼纽尔为了测试古罗马先贤老普林尼(Pliny the Elder)的观点:这两种动物是 天敌 ,真的让这头犀牛和一头俘获的大象打了一仗。可惜,事情却让人大跌眼镜:动物害羞,避而不战。试验失败,曼纽尔把犀牛送给了教皇。悲哀的是,船只沉没了,犀牛还没到达罗马就淹死了。

8.鲨鱼脑移植

2006年,五角大楼公开了一个项目,将来也许能为鱼类移植脑部。那时,很多电极会植入鱼的脑部,可以远程控制中枢神经系统的刺激。这些设备一方面主要用于协助研究动物与环境如何交互的问题,以及为研究人类麻痹症提供信息;另一方面则暗中被五角大楼研发为军事设施。

美国海军希望利用鲨鱼潜水悄无声息的能力,大摇大摆地跟踪船只。鲨鱼对细微的电流变化和化学物质十分敏感,它们神出鬼没的本事因此锦上添花。遗憾的是,这个项目似乎一无所获。

7.会爆炸的老鼠

1941年的困难时期,英国急需找到回击德国的方法。查尔斯 弗雷泽 史密斯(Charles Fraser Smith)和特别行动小组(Special Operations Executive (SOE))第十五分队设计了许多的武器 常被认为受到了詹姆斯 邦德电影里Q先生的启发。其中主要就是 老鼠炸弹 。这个办法要求把装有炸药的死老鼠放进德军供煤系统,以便炸毁锅炉。

SOE为此制造了100只老鼠炸弹。老鼠皮被精心去除,里面塞满软体炸药,然后再缝合。不幸的是,炸药在运往欧洲占领区的路上被截获,计划败露,无法实施。奇怪的是,这些老鼠仍然破坏了德国经济 在全国范围内的供煤系统中搜查死老鼠, 这给他们造成的麻烦带给(英国)的好处远远大于爆炸的效果。 德国人普遍感受过这个神话般的故事,这样的设备常在军事院校展出。

6.一战:萤火虫和花园蛞蝓

毫无疑问,这两种动物都是一战为奇特的参与者。成千上万只萤火虫被装进玻璃罐,用于战壕照明,让大家阅读信件、查看地图、分析情报。

蛞蝓的用途则不那么明显:早期的芥子气警示装置。美国军队测试了很多动物,包括母牛、老鼠、狗、猫、天竺鼠、跳蚤和苍蝇,但终用小小的花园蛞蝓解决了问题 其他动物都在试验中得了肺炎。结果发现蛞蝓能觉察到空气中含量为万分之一的芥子气,在这个界限它们表现出不适,同时战士还有足够的时间穿戴防毒面具(威胁人类生命的界限是400万分之一)。它们就这样在1918年7月跟随步兵进入战场。

5.土耳其降落伞

西班牙内战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大约1200名国民卫队(Nationalist Civil Guards)士兵受困于圣玛丽亚德拉卡布扎(Santa Maria de la Cabeza)修道院;亟需食物、药物和弹药等物资,但只能通过空运实现供给。降落伞不够用,国民卫队飞行员想出了一个巧妙的办法:把物资绑在火鸡身上。火鸡不断拍打翅膀,飞行高度逐渐降低,可以运送易碎的物资。此外,实现降落伞的功用后,火鸡还是受困人们欢迎的食物。

但在8个月之后,卫队 果断拒绝投降 遭到2万共和国军队大规模进攻而战败。国民卫队,圣地亚哥 科尔特斯 冈萨雷斯(Santiago Cortes Gonzalez)上尉在决战中受伤严重。他下达的一道命令是 国民卫队可杀而不可降 。他成为了民族英雄。

4.不是蜜蜂!

蜜蜂是一种古老的武器。新石器时代的原始人把蜂巢扔进敌人受困的山洞。随着包围技术的进步,蜜蜂战独树一帜。在罗马和本都王国(Kingdom of Pontus)进行的第三次米特里达梯战争(Third Mithridatic War)(公元前年)中,蜜蜂发挥过几次重要作用。蜂群进入坑道,罗马工兵被迫后退,而庞培率领的另一支罗马军队则因误食毒蜂蜜,不战而溃。后来,罗马人总结这次经历,用蜂窝攻击敌人,导致蜂蜜短缺。

在中世纪,蜜蜂是简单易使的武器。亨利一世(狮心王理查德)不仅在伊比利亚半岛使用过,而且在第三次十字军东征中也用过这个办法。迟至18世纪,哈布斯堡军队还曾使用蜜蜂对抗土耳其人,保卫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而在现代社会,科学家成功地把蜜蜂训练为嗅探器,用于搜寻机场里的炸弹。

3.驴骡炸弹

自古以来,驴子就是战争时期的役畜。驴子还是一战的担架员,扬名在外。近年来,它们的用处得到拓展 活体路边炸弹 。在伊拉克和阿富汗,驴子炸弹被用来对付多国联军,但均告失败 反动分子把牲口丢弃在军营附近,并让驴子继续向前走;这一现象引发了人们的怀疑。以色列也出现过携带炸弹的驴子,主要针对其入侵加沙的行动。

美国内战中新墨西哥一役还出现了骡子炸弹。在瓦德尔(Valverde)之战中,北方联军队长帕迪 格雷顿(Paddy Graydon)挑选了两头忠实的老骡子,给它们载上榴弹炮,把它们引到距离南部邦联军营140米(450英尺)的范围内,然后点燃导火索,并松开绳索放了出去。悲哀的是,骡子过于忠厚,主人撤退时还紧随其后,格雷顿慌忙逃出炸药爆炸范围。尽管爆炸让骡子们惊慌失措,但终没有人员伤亡。

2.黑熊战壕

罗森堡家族是克鲁姆洛夫城堡(位于现捷克共和国境内)的主人,宣称自己是意大利奥尔西尼家族(Orsini family)的后裔。 Orsini 来自意大利词语 orsa ,意思是 母熊 ,罗森堡家族把黑熊用作其盾形徽章里的持盾卫兵(所以它们是 持盾母熊 )。罗森堡一家还借用黑熊为家族神话添油加醋(其口中与奥尔西尼家族的关系极可能是杜撰的)。

1611年罗森堡家族灭亡,但他们的徽章保留了下来。现存的黑熊战壕建于三十年战争,但是首次报告有黑熊出没是在1707年,而、以及年之间,黑熊不断现身。在这期间,因为自然繁殖、捐赠、从动物园购买等原因,黑熊数量不断增加。一位政府官员负责管理它们 ,被称为 护熊人 。现在,战壕里还有4头黑熊(尽管战壕已经还原为 自然环境 )。它们是当地的明星,倍受欢迎。居民庆祝它们的生日 圣诞前夜的黑熊节。

1.麋鹿骑兵

17世纪晚期,瑞典忙于保卫新获得的领土不被虎视眈眈的邻居占据,然而终还是爆发了斯科讷战争(Scanian War,)和大北方战争(Great Northern War,)。根据传奇故事,瑞典国王查尔斯十一世(Charles XI)十分支持军事发明,尤其是麋鹿骑兵的想法。这个计划并不可笑 旅游业已经用麋鹿拉雪橇,而麋鹿比马匹更适合在北方的气候环境下生存。这一点让沙皇 恐怖的伊凡 十分惶恐,他下令灭绝西伯利亚土著,并禁止饲养麋鹿。

据说,瑞典人获得了一些成功,能够训练并骑着麋鹿。尽管如此,麋鹿对牲畜疫病毫无抵抗力,害怕枪火,喜欢驱赶周围的马匹,这项计划因此夭折。在现代社会,苏联在上世纪30年代尝试过使用 战鹿 ,但是麋鹿没有准备好进行冬季战斗,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广州自动门
白标平台搭建
巴士德压力开关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