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裁决者 第四十八章 夜半风起

2020/05/22 来源:温州信息港

导读

裁决者 第四十八章 夜半风起送走王晨华一行人之后已经是深夜了,那一帮公子哥似乎对陈天泽感觉都不差,一顿粗茶淡饭加上几坛子陈年美酒就让他

裁决者 第四十八章 夜半风起

送走王晨华一行人之后已经是深夜了,那一帮公子哥似乎对陈天泽感觉都不差,一顿粗茶淡饭加上几坛子陈年美酒就让他们在醉轩阁耗了一下午,出门的时候王晨华连舌头都大了,走路晃晃悠悠的,被人搀扶着离开。

回到房间,师傅姐姐和王初雪已经不见了踪迹,陈天泽对此也算见怪不怪了,罗绮一向是神出鬼没的,带着王初雪自然没有任何的问题。

简单洗漱了一下只有,陈天泽靠在床上,从怀里掏出那张刚刚拿到不久的红色裁决令,皱起了眉头。

裁决令的内容很简单,就是要求陈天泽在一个月内裁决了盘踞在并州城内的一大地下势力秦火堂。

昨晚的行动只是自己的一个试探而已,从裁决者内部的资料可以看得出,那间破败的院落只是秦火堂一个接头的地方而已。接下来,陈天泽还要去几个地方,挨个试探一番,算的上是刻意的打草惊蛇。

其实这也是无奈之举,知味书屋内关于秦火堂的消息是不少,可是却没有什么关键的信息,比如老大是谁,总部在哪里,都有哪些人员配备。有的都是一些接头diǎn,一些仓库之类的地方。

更让陈天泽觉得头疼的是,对付这么大的一个帮派竟然没有帮手?要知道即便是当初在西河郡里,对付几个恶魔部落的杀手的时候,可是出动了好多中品裁决者,甚至还有一名五品裁决者,怎么到了自己这里,竟然成了光杆司令。

陈天泽一度怀疑,这是上头刻意为之,要么是在试探自己,要么是想直接弄死自己。不论是出自于何种原因,陈天泽都不能掉以轻心,萧仙子的出现已经给了自己一个警示,那便意味着裁决者中已经有人盯上自己了,甚至是那些所谓的高层。

现在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司马家族,看来陈天泽要想一举裁决了秦火堂,肯定是绕不过这个在帝国根深蒂固的家族了。

思索了片刻之后,陈天泽将手中的裁决令收起来,然后又想到了那个昨晚被自己揩油今天又亲自下厨房的师傅姐姐。

陈天泽很好奇,这个师傅姐姐到底是怎么个修为,之前在城外密林中看到的情形来判断的话,怎么着也有天雷境了吧?

王丫头也説过,这位师傅姐姐可是十几年前就已经做了自己的师父,那就证明十几年前,这位来自于休宁宫的神秘人物就已经修为不俗了。

想到这里,陈天泽猛然一惊,之前在西河郡的那个虔诚者郝连明镜曾经説过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时隔几十年,在休宁宫神殿的路上遇到了同一个人,那个人相貌丝毫没有变化!

陈天泽不禁有些头疼,自言自语道:“乖乖,不会真的有容颜永驻这种法子吧?”

——

一座精致玲珑的阁楼上,一名优雅的女子坐在雕刻精美的床上,捧着一本书,低下头眼神却显得空洞而飘忽。

很明显,她的心思并没有在书上,而是在思考别的事情。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坐在床上的女子收回思绪,头也不抬的轻声道:“门开着,自己进来吧。”

房门打开,王初雪的脑袋先伸出来探了一下,做了个鬼脸后便嗖的一下子钻进屋子,笑眯眯道:“师傅姐姐,还没睡啊。”

坐在床上的罗绮随手翻着手中的书籍,轻声道:“这不明摆着的事情嘛,怎么?有事情?”

王初雪撅了噘嘴,蹦蹦跳跳的跑到床边,一屁股坐下来,摇头道:“睡不着。”

罗绮将书本放下,抬头笑道:“怎么了?想你的天泽哥了?”

此话一出,王初雪脸色一红,轻轻diǎndiǎn头,不知道为何,罗绮也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娇羞。

“师傅姐姐,我可以问你个事情吗?”

王初雪笑道,罗绮愣了一下,diǎndiǎn头。

“天泽哥是裁决者吧?可是他没有武道修为对不对?”王初雪犹豫了一下,神色收敛起来。

罗绮惊了一下,叹息道:“你都知道了?”

“猜到了。”王初雪一脸忧郁,道:“从他説要到并州当老板的时候我就猜到了,只是没想到他是白丁境。师傅姐姐,你説为什么一个白丁境的人可以做裁决者?”

罗绮愣了一下,猛然想到那一晚陈天泽提起过自己是玄天体魄,按道理説多半这辈子与武道无缘了,可这样一个人偏偏就成了一名裁决者?

思考了半天之后,罗绮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只不过那一晚看到那般搏命的陈天泽一口一口的吐出鲜血,还强自镇定的模样,似乎让人觉得有一阵隐隐的心疼,像一根细微的银针,轻轻的插入了心中。

王初雪轻轻叹息一声,皱起眉头,犹豫了很久才抬头,道:“师傅姐姐,咱们家是不是要发生什么事情了?”

罗绮心中咯噔一下。

“我猜的。”见到这般情形,聪明的王初雪低下头轻声叹息起来,道:“才刚刚出门不久的爹爹很快就回来了,以往都是一两个月,师傅姐姐你也在并州城待了好几个月了,往年你一定都已经回了休宁宫,而且咱们家里最近多了一些新面孔,爹爹也狠委婉的告诉我让我少出去。师傅姐姐,你説咱们家要发生什么大事情了?”

看着王初雪担忧的神色,罗绮伸出手拍了她的脑袋一下,轻笑道:“别担心的,再大的事情也有你爹爹和师父,你就不用管了,不会影响到你的。”

王初雪diǎndiǎn头,神色依旧忧郁。

房间内陷入沉默,许久,王初雪抬起头来,红着眼睛,哽咽道:“师傅姐姐,我其实已经猜到了这次天泽哥也被卷到里面了,否则你也不会出现在醉轩阁,师父,能不能帮我个忙?”

见到一向开朗的王丫头突然红了眼睛,罗绮也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丫头这般聪明,只得diǎndiǎn头道:“你説。”

“可不可以不让天泽哥受伤?我真的好担心他,我怕他就这么死了,我怕突然有一天他就消失在这个世界里了。”王初雪眼眶中的泪水已经突破了最后一道防线,抽泣而颤抖的拉着罗绮,哽咽道:“师父姐姐,求求你,一定要护着天泽哥,他无依无靠的长这么大,被人欺负了也只会低着头咬咬牙,有困难了也只有自己扛,可是他们还是放不掉天泽哥,求求你,师父,帮我照顾好天泽哥好不好?师父,好不好?”

“好!”罗绮那一刻心如刀割,是因为眼前的这个从不低头的徒弟,也因为那个能让萧仙子都红了眼睛的男人!

夜半风起,一声声抽泣在阁楼中响起。

楼下,王仲眯着眼睛,轻声叹息了一声。

聪明的女儿,傻傻的女儿。

谁能想到,平日里无法无天的女魔头,性情开朗的大xiǎo姐,无忧无虑的富贵xiǎo姐,竟然会如此聪明,而又如此哀伤?

罗绮突然想起一首数十年前流传于神圣帝国的话语:年少不识相思味,不畏相思,便害相思。

宜昌牛皮癣医院地址
青岛男科医院咋样
海南十佳男科医院
宿州治疗白斑的医院
七台河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吉林治疗白癜风方法
赣州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新疆治疗白癫风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