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快乐时光

2019/07/13 来源:温州信息港

导读

新年匆匆过去了。儿子没过元宵节,就到几千里外上班去了。想想这时光真是飞快,转眼功夫,新的一年又开始了。小时候盼着过年,为着能吃上几顿饱饭、好

新年匆匆过去了。儿子没过元宵节,就到几千里外上班去了。想想这时光真是飞快,转眼功夫,新的一年又开始了。小时候盼着过年,为着能吃上几顿饱饭、好饭。后来呢,盼着过年,就是盼着自已快快长大,不再受父母的限制和唠叨。现在,老了老了,还是盼着过年,是盼着儿子回到家里,一家人团聚。虽然也深知时光易逝催人老,过去另天数,如今已按分秒了。可是,眷眷之情,总放不下。

静下心来,想想这个新年,平淡得很。儿子内向,不爱说话,妻总是背后发泄不满,嗔儿子不跟她说话。不过也只是背后说说而已,当着儿子的面却断然不肯说的,还小心地陪着笑脸,嘘寒问暧。每次做饭总要问问儿子想吃什么,但儿子总是一句话“啥都行”,就打发了。妻便有些失望,不知做啥好了。儿子呢,除了吃饭睡觉,就鼓捣自已的那套去了,全不理会老爸老妈的感受。

然而快乐的,要算是晚上的快乐时光了。大年三十的晚上,全家人守夜,有眼没心地看着春节联欢晚会,便是全家人坐在桌前,玩宣战。我们就用一套扑克牌,玩原始的宣战。这个游戏相当简单,老少皆宜,一学就会。不需要动什么脑力。用时兴的说法,就是没啥科技含量。正因为如此,成了我们一家人的快乐时光。每逢年节,我们总是玩上一阵子。可别小看了那几十张纸牌,也能给人带来少有的快乐啊。

这快乐时光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准确时间早已记不清了。大约是儿子四、五岁时开始的吧?那时儿子刚认识扑克牌,笨拙地拿牌出牌。说起来全是为了哄儿子开心。我们家人不爱交际,没有什么送往迎来的俗套。每到春节,的娱乐便是坐在温暧的屋子里,玩上几个小时的宣战。累了饿了,便找些食物来吃,或者活动一阵子。到了晚上,就一直玩到困了睡觉为止。儿子年令小,当然不太会玩,更不会算计,往往输牌,自然就不高兴。这时,妻便埋怨我,就帮儿子取胜。我自然顺水推船,故意出了几次错牌,让儿子赢了。时间长了,我和妻配合默契,结局时总让儿子快快乐乐。

那时,比儿子大两岁的侄女常在我父母家,更喜欢来凑热闹。四个人,两个大人两个孩子,其乐融融。后来,我家养了一只小宠物狗,名字叫乖乖。这小家伙在外面玩够了,回到屋子里,见我们都在玩扑克,就来凑热闹。它先是想上炕,但妻不让,怕它弄到炕上狗毛。它就非爬到我的腿上不可,因为我在椅子上坐着。然后,睁着大眼睛看着我们玩。说来小动物也够有耐性的,一爬常常就一两个小时。想想那时,真正的快乐时光呀!

后来,儿子渐渐长大了。玩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但每逢过年,我们总是玩个不亦乐乎。然而变化还是悄悄发生了。我们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不再让着儿子了。而儿子却总是轻松取胜。妻却经常落后,当然不服气。再后来呢?儿子开始让着妈妈了。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根本说不清了,大约是儿子上了高中或大学了吧。人大心大,此时的儿子再也不象小时候那样,爱和我们玩了。当然,在一起玩扑克的时光,是越来越少,只在每年春节的时间了。有时,儿子虽然有些勉强,但却从末拒绝过。只要妻说“来!咱们快乐时光”,儿子总会放下其它,很快坐到桌前来。妻也越来越赖了。每每到了要结束时,她总想赢,保持胜利的记录。说三把,若不赢,她总要再加上几把。儿子总是笑笑,不说什么,陪着我们玩。也许为了让妈妈高兴,他还有意让着点。我不得不感叹,儿子真的长大了!

去年,儿子大学毕业,直接到单位上班了。这让我和妻都有些难受。想不到大学的一个暑假,都没回家来度过。我们只能在家盼着盼着,盼着春节,盼着儿子回到家里来。

今年除夕,我们一家三口坐在桌子前,又玩起了宣战。电视机正播放着中央春节联欢晚会,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县城早已是万家灯火了。十点之后,震耳欲聋的喧啸开始了。鞭炮齐鸣,火光冲天,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火药味。我们关好门窗,拉下窗帘,躲进小楼,独享这一份温馨和宁静。

屈指算来,二十年就这样过去了。无声无息,不声不响。二十年,多少往事都已成了记忆,又有多少往事化作尘埃,随风逝去。我家也发生了很多变化,的变化就是儿子长大了,离开我们独立生活了。我们老了,面临退休。我们喧嚣的岁月都过去了,只留下这一分宁静。只记往了那些平淡的、微不足道的快乐时光。真想不到,这个小小的游戏,被绝大多数人们丢弃的游戏,竟穿越时光的隧道,毫无改变地伴随着我们,度过了整整二十多年。因为它凝结了全家人的血脉亲情,记录着平凡宁静的家庭欢乐。从这个小小的游戏中,我们会重温二十年的匆匆岁月,儿子也许能回忆起快乐的童年故事。

珍重春节,珍重那些平凡的快乐时光。

哈尔滨好的专科研究院治疗男科
昆明的治癫痫医院
治疗羊角疯哪里好呢
标签

上一页:幻变

下一页:致父亲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