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中青报谁该为上官鹏飞埋单

2019/06/14 来源:温州信息港

导读

中青报:谁该为上官鹏飞埋单散打运动员上官鹏飞10月31日在参加在海口举办的2011年中国武术散打功夫王争霸赛时受重伤,在医院救治40多天

中青报:谁该为上官鹏飞埋单

散打运动员上官鹏飞10月31日在参加在海口举办的2011年中国武术散打功夫王争霸赛时受重伤,在医院救治40多天,至今依然昏迷。其女友王诗吟在意外发生后通过微博多次发出求救信息,呼吁有关方面为上官鹏飞提供更好的医疗救治条件。近几天试图采访国家体育总局武术运动管理中心、海南省文体厅、河南省体育局等相关单位,除河南省体育局透露上官鹏飞目前的大多数医疗费都是由河南方面负担之外,其他相关单位均对此事采取回避态度。上官鹏飞受伤之事让外界看到了中国体坛一个尴尬现实:尽管各类赛事均要求主办单位和参赛单位为运动员上保险,但投保金额之低往往令保险失去了应有的保障作用。

12月3日、4日,王诗吟在微博中无助地写道:上官鹏飞受伤已经1个多月,一直处于昏迷之中。11月底以来,病情恶化,心肝肾肺机能衰竭,生命垂危。无奈之下,王诗吟通过微博发出求救信息,希望有医疗机构和专家能救救上官鹏飞。王诗吟还在微博中表达了对赛事主办方的强烈不满,她写道,正是因为对有关方面抱有太大希望,才导致上官鹏飞无法从海南转院到医疗条件更好的北京、上海接受治疗,病情也因此迟迟不见好转。

王诗吟发出微博求救后,引起了媒体的高度关注。12月5日以来,媒体持续报道此事,但奇怪的是,12月6日,王诗吟的态度发生了180度的转变,她表示,谢绝一切媒体采访,并声称各级领导和医院一直在对上官进行全力救治。

几天来,尝试采访赛事主办、承办单位武管中心和海南省文体厅,武管中心训练竞赛二部(散打部)部长郑企平一直无法联系,武管中心相关人士介绍,郑企平正在海南处理上官鹏飞受伤一事,连武管中心打通他的都很困难。又与海南省文体厅负责宣传工作的政策法规处副处长马仲川联系,马仲川则一口回绝了的采访要求。

只有上官鹏飞所在的河南省体育局负责宣传工作的人教处副处长袁军接受了采访,袁军首先否认了上官鹏飞受伤以来没有得到有效救治的传言。他表示,武管中心、海南省有关方面和河南省体育局都在积极救治上官鹏飞。袁军透露,上官鹏飞因为伤势较重,医疗花费巨大,目前大多数医疗费都是由河南省体育局负担,大约是30多万元。对于为什么不是由保险公司承担上官鹏飞的主要医疗费用的问题,袁军表示,现在所有人都是本着救人的原则,并未在医疗费该由谁承担的问题上考虑那么多。

据业内人士介绍,国内目前并没有专门针对运动员的意外伤害保险。国内体育比赛通常都是为参赛运动员上普通的意外险,但运动员上这类意外险的费率较高。因此,主办单位和参赛单位为了压低成本,通常都是以标准上意外险,按照这样的保费标准,参赛运动员一旦发生人身伤害意外,得到的理赔可能多只有几万元,对于像上官鹏飞这样的重伤运动员来说,几万元的理赔相对于几十万元乃至上百万元的医疗花费无疑是杯水车薪。

依照体育主管部门的想法,体育比赛为运动员上保险的目的是为运动员可能面临的伤害提供一个有效的保障机制,也能够起到为比赛主办单位和参赛单位减免和分担索赔的作用。但现实中运动员意外伤害保险的缺失和低标准的理赔显然让这种美好想法落空。业内人士表示,国内很多比赛上所谓的运动员意外伤害保险,事实上都是迫于政策要求不得不设立、却又很难发挥应有作用的摆设。

此次上官鹏飞受伤事件发生后,武管中心和海南省有关方面不敢正视公众,还招致受伤运动员家属对其工作不力的抱怨,其根源正是运动员意外伤害保障机制的不到位。国内部分散打运动员近几天在上发出为上官鹏飞祈福和呼吁公众不要盲目放大散打运动危险性的倡议。散打运动员戴双海的忧虑很有代表性,国家会不会因为散打的危险性而砍掉这个项目呢?戴双海认为,上官鹏飞受伤一事影响甚广,但事态的发生和发展与运动项目的危险性并没有太大关系。

今年7月,中国女运动员李娜与国内某保险公司签约,后者次在国内推出了专门针对运动员的全套意外伤害保险,但投保人仅限李娜一人。据保险公司介绍,由于运动员是运动损伤和人身伤害的高风险人群,保险公司通常不愿为运动员投保,但运动员意外伤害保险并非不可推行,只要投保人群基数足够大和费率达到合适的标准,保险公司就会乐意为之,投保运动员也会得到较高的保障权益。但这需要相关主管部门或协会主动与保险公司沟通,进行前期铺垫工作,并制定相应的行业内强制性投保管理规定。只有有针对性的运动员意外伤害保险问世,所谓的体育赛事保险才能真正发挥保障作用。

如何做好seo
健康新闻
o2o零售系统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