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趋势科技CEO打造交换数字信息零风险的世

2019/05/14 来源:温州信息港

导读

2011年,趋势科技CEO陈怡桦被《eWeek》、《CIO Insight》和《Baseline》等三本杂志评选为全球100位信息界影响

2011年,趋势科技CEO陈怡桦被《eWeek》、《CIO Insight》和《Baseline》等三本杂志评选为全球100位信息界影响力人物排名的第29位。这个排名仅次于苹果前任CEO乔布斯。另外,她还被《Information Security》杂志评选为5位影响力的Women of Vision(远见女性)之一,同时也是全球首位获得计算机安全终身成绩奖的女性。

这些荣誉只是她长时间作为信息安全业界先锋和思想的一个证明。在业务上,陈怡桦推出了多种安全解决方案,从桌面安全转向综合络保护、新型安全防护产品、创新型的安全战略方案,以及的防毒技术云安全等方面,她都做出了突出贡献。

陈怡桦对安全领域的远见,让趋势科技在云安全上进行了较早布局。2004年,在她从趋势科技CTO转任CEO时,就对安全市场条分缕析,并逐步摸索未来的云安全方案。经过多年的探索,趋势科技成为业界家提出云安全并将云安全落地的公司。

在IT 消费化、云计算、移动互联的时代,络威胁亦风起云涌,这对趋势科技来说亦是机会。目前,趋势科技将80%的研发经费都投入到云安全领域。

这样的投入亦让趋势科技小有斩获。2011财年,趋势科技在虚拟和云相关业务方面同比增长131%,在全球各个地区的增长幅度均超过100%。而同期,趋势科技的营收263.64亿日元(约21.3亿元),净收入173.41亿日元(14亿元),同比增长36.3%。

在接受本报专访时,陈怡桦认为,中国的云安全市场正在不断的成熟当中,目前,云安全解决方案正在一步步落地。

这位带领公司占据云安全高地的女性管理者,对领导与战略也有独到的见解。比如在问及如何与男性沟通与交流时,陈怡桦觉得自己的全局观能够帮助她协调关系,做好平衡她笑着说,云科技是软硬都要结合,这正好是男女平衡。

而她定义的领导力,是不强制他人都要做一样的事情,大家只要有一个相同的愿景便可。给大家一个对的、能够认同的愿景,让大家在其中自由发挥,这就是异中求同。

7年摸索云安全

《21世纪》:云计算安全解决方案是你在2004年末出任CEO时定下的战略。为何当初投入上千位工程师的力量做这件事情,并坚持这么多年?

陈怡桦:因为我们一直专注于安全防护。7年前,我们发现一种病毒,它会自己不断变异,不是一个病毒码可以抓住的;而且,这些年数据流量在快速变化,不是以前的工作方式可以轻易搞定。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就讨论如何快速地分析出病毒来7年前根本没人知道这就是云。

当时,工程师发现有一种技术叫虚拟化技术,可以分成很多后台。于是,工程师就开始做这类技术。分析资料的时候,工程师发现传统的资料库都是处理格式化的资料,病毒码有格式,每个都不一样。要处理非格式化的大量资料,传统的资料库就不能使用。

我们开始加大研发投入。在这个过程中,发现这实质是一种变革。硬件、IT架构、操作系统、应用程序,到使用者看到的界面,都会呈现在同一台电脑上。但是在大量资料分层处理的时候,这4层是分开的。

云计算是大海捞针,当年我们是大海捞毒针,但坚持做下去了。刚开始很辛苦,每次跟投资者汇报时,都要解释为什么要进行这样大的投入。回过头看,我们很幸运,因为进行了研发投入,才能成为业界家提出云安全概念并将概念落地的公司。

趋势科技一直专注于制定安全策略和解决方案,我们的安全产品针对各种各样的终端设备。从公司层面来讲,我们的特点是跨平台。比起其他公司,我们在物理机、虚拟机、云计算等三个阶段都有解决方案。

《21世纪》:对安全来说,物理层面的隔离是有效的,但是本钱很高。在云计算上,用户都使用的是云端存储,不免担心自己收发的邮件很容易被窃取。作为软件层面上的隔离专家,你们使用什么方法来隔离呢?

陈怡桦:物理隔离是的,但在这个互联互通的世界,很难真正做到物理隔离,它也会浪费很多资源。为了资源的有效利用,大家会走向云或虚拟化的方向。软件上的隔离的确有很多困难,但是我认为,软件层面不用分割,安全重要的是数据分割。

我们发明的产品,服务器产生的资料都是加密的。加密锁只在客户手中。即使运营商可以看到里面的资料,也是乱码的。

《21世纪》:云安全解决方案在中国什么时候成熟,你们又如何来布局?

陈怡桦:中国的云安全解决方案正在不断成熟当中。两年前,我们谈云安全,大家还在问什么是云。现在,他们现在关心的是我们提供了什么解决方案,如何在云环境中使用安全。云计算也在中国市场逐渐成熟,服务器厂商、络厂商、电信运营商在给客户提供解决方案时,已把安全考虑进去了。

打造信息自由流通的世界

《21世纪》:与Symantec、McAfee等竞争对手相比,趋势科技在产品和细分领域有哪些不同?

陈怡桦:我们的对手是黑客,我们的目标是有没有帮客户到达安全。我不是花很多时间注意竞争对手,而是花很多时间注意客户需要什么。事实上我们和Symantec、McAfee既是竞争对手,也应该是同伴。当我是工程师的时候,常常跟竞争对手交换信息。

在产业上,公司要成长,我们怎样成长才能得到更多的客户?这方面是竞争。这方面趋势科技竞争的不同点在于专注,我们专注的战略点是信息安全。为何专注很重要?由于专注在安全上,趋势科技又是全世界(这方面)的公司,我们有多的资源可以投资未来,去做更多先进的研究。

《21世纪》:专注安全防护是你们的战略,你们的核心优势又是什么?

陈怡桦:核心优势是我们有一个非常清晰、遭到大家认同的愿景打造一个交换数字信息零风险的世界。这虽是短短的一句话,但每一个字都有意义。对趋势科技来说,一个数据中心的管理员和八十岁的老祖母收发邮件的安全一样重要,不会由于数据中心可以多赚一些钱,老祖母的安全就不重要。

安全是心理的感觉,是信任感,不但仅是守卫。什么都隔离掉安全,但这是错的。我们做安全是为了大家能够交换信息。我们每次做产品时,不只是做产品安全,还要保证业务和其他方面的安全,终要使客户能方便地交换信息。

好产品来自好员工

《21世纪》:开发一款产品,你认为应该遵循哪些理念?关注开发流程的哪些节点?

陈怡桦:我们是一家软件公司,软件的东西来源于人。好产品一定来自好的人员,不可能有别的方法。我们一直关注怎样培养好的人材,这是公司不变的战略。

趋势科技注重对人才的长时间培养、经验积累。例如,郑弘卿先生是中国区的产品总监,他加入公司13年又两个月,童宁作为中国区产品经理也加入13年。在管理哲学上,我重金挖天才,逐渐培养出一个好的公司研发团队。

《21世纪》:外界形容你们的研发中心是无国界研发。无国界的创新并不意味着没有管理,你如何形成全球管理合力的?

陈怡桦:加入我们的人都有一种热情,就是要做的安全防护产品提供给客户。工程师讨论问题,内心的想法肯定是我的创意是的,可是大家又会回到一个原点:怎样做才能到达安全,容易让客户使用?趋势科技有一个很明确的目标。中国人说求同存异,这个同可以融会掉很多异。

我们执行层有17位副总,讲九种各不相同的语言,共同的语言是英文。在文化层面,重要的是建立信任,信任了不会由于语言不同而变化。

趋势科技的战略、管理哲学都非常专注。这很像击剑,击剑是需要专注的,不能有一秒钟的分神,聚集度是击剑获胜的关键。我自己也很喜欢击剑。

《21世纪》:你们的工程师遍布全球,有美国、日本,还有中国。在沟通与交换上,趋势科技采取什么样的机制?身在各个地方的员工如何相互配合?

陈怡桦:我们用各式各样的方法,也很尊重差异性。我们常常提示美国员工,不要以为说话大声的人材有意见,亚洲人是当面不知道怎样回应,或觉得不好意思当面发起挑战,但其实不意味着没有意见;我也跟亚洲员工说,不要觉得当面提出意见是不礼貌的。双方慢慢磨合一段时间之后,就能够交流比较好。

我们的产品经理多数都是在西方,很多工程师都在东方,我们每一年想办法让两边的人在一起聚会,开派对。在看到他人在放松的状态下,你会放下你的警戒,这样就比较容易沟通。

《21世纪》:在全部公司的文化上,你们是以产品经理为导向做产品吗?

陈怡桦:产品经理是科技公司重要的人。产品经理要懂技术,要不然只有一个想法,但是没有人做出来,或说做出来,客户不能用。并且,他还要了解客户的需求与环境。我们把工程师派去做销售,是为了让其了解客户的导向。这样一圈回来再做产品经理,才能把两边平衡起来。

情境式领导,专家决策

《21世纪》:IT领域主要是以男性为主,女性比较少一些。你是如何在这个以男性为主的行业内游刃有余的?

陈怡桦:人有左脑右脑,左脑是分析,是逻辑,右脑是全关系。女性通常是右脑发达。

我跟男工程师的合作非常愉快,他们讲逻辑,不会做无理要求。计算机技术早是直线分析,而云计算需要看大资料,讨论的是全关系,所以云科技是软硬都要结合,这正好是男女平衡。(笑)

《21世纪》:当你有一个很好的创意,其他人对此并不认同,你又如何说服他们?

陈怡桦:在趋势科技,不是谁官大就听谁的。我如果要说服其他人,那么我会让大家看到全观。我跟产品经理们沟通,多数不是辩论个技术怎样做,而是跟他们讲为什么需要这样做。

《21世纪》:你们一家人都是科技界大名鼎鼎的人物。你们在生活中也会经常讨论IT、科技的话题吗?

陈怡桦:一定会。在生活当中讨论,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很好玩儿的事情。我们并不觉得这是工作与生活不分开。一个创意,一个方案,可能是一家人在中秋节吃月饼的宴席上碰撞出来的。

《21世纪》:趋势科技的创始团队是一个家族,这类家族管理有其优势,但科技行业是开放的决策行业。在管理机制上,你们又如何来做决策?

陈怡桦:表明趋势科技是家族企业的是创业团队之间的家族关系。现在,我们有18位高管,在决策时家族已不是重点,18位高管都是均等地做决策。

但怎样做决策是一个很大的学问,每个公司都不同。在我们公司是情境式领导,很多时候是专家决策型。比如,病毒码应当怎样写,不是CEO做决策,而是工程师。在与产品经理开会时,我常常说,自己不是用CEO的身份来做这个决策,而是用趋势科技的产品经理身份做决定。

《21世纪》:你认为领导力要素包括哪些?

陈怡桦:我觉得领导力主要包括不强迫他人都要做一样的事情,大家只要有一个相同的愿景即可。要给大家一个对的、能够认同的愿景,让大家在其中自由发挥,这就是异中求同。

【视察:柔性创新】

坐在我们对面的陈怡桦,语速适中、说话条理清晰,在回答时不时爆发出爽朗的笑声。这位外表甜美,看起来很具1970年代台湾岛文艺气味的女性,却是全球科技界正在涌现的女性CEO中的代表者。

用时7年,她带领团队将一个摸索中的技术方向变成了一整套解决方案。随着整个市场的变化,又将这个衍生为所领导公司下一下十年的业务与利润增长的驱动点。仅此一点,便让人不敢小看这位美丽女性心中的雄心与思谋。

这份谋划与背后的故事,要从2004年底她接任趋势科技CEO后说起,这标志着她从幕后走向台前。

虽然,陈怡桦是一直在趋势科技服务,但是看似平坦的道路也并非风平浪静。

比如在1988年到1996年间,陈怡桦担负公司的执行副总裁。但是,虽有副总裁的称呼,但她有时也是光杆司令,自己也干过包括贩卖产品、行销、广告、设计产品,甚至倒垃圾等很多工作。

而1996年-2004年,她开始担任CTO,在这期间,她给络安全界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2004年,陈怡桦与微软的比尔盖茨、思科的钱伯斯等一起被评选为全球络业50位影响力人物之一。

经过6个月的CEO试用,陈怡桦开始成为救火队长,并将趋势科技带往更加创新的路上。

陈怡桦接任后,对公司管理架构并没有太多变动。只是在经过了3个月的观察与沟通后,陈怡桦认识到,公司里重要的是权责相符。于是,她把原来按照产品开发、行销、服务等直线划分的组织架构,调整为横向架构,将产品开发、行销、服务的一条线交给一名负责人管理。

在公司的人才建设上,陈怡桦也有自己的见解,并积极实践。对科技公司核心的灵魂产品经理,陈怡桦觉得这样的人既要懂技术,又要了解客户需求。她往往将工程师派去做销售,这让其既了解技术,又了解客户,然后再回来做产品经理。这样才推出相应的产品时就能够把两边平衡起来。

在管理风格上,陈怡桦觉得比自己的姐夫、趋势科技创始人张明正更柔软一些。但双方仍有共同点,她和张明正很像,都喜欢创新,喜欢新的东西。

陈怡桦也从不以CEO的身份来讲服人,而是同等地坐下来,与工程师、产品经理、销售讨论问题的症结所在,以理服人。她常常以自己对杀毒行业、高科技行业的宏观认识和专业的判断,给大家一个头脑风暴。

由于自身有在美国留学的经历,陈怡桦对东方与西方文化之间的差别深有感触,在尊重差异性的情况下,她让这两种文化在趋势科技的平台上融合。每年,她都会召开派对,让美国、日本、中国的工程师聚到一起,以一种放松的状态沟通。

在采访中,陈怡桦频频提到求同存异、异中求同等辞汇,这实际是趋势科技的弹性管理的经验总结。正是这种自由的管理方式,让趋势科技保持了源源不断的创新。从裸机到虚拟化,再到云安全,趋势科技一直走在行业前列。目前,Dell、NTT和中华电信都在使用趋势科技的公有云、私有云安全和数据保护解决方案。

在陈怡桦的领导下,趋势科技打败了那些垂直领域的竞争者。尔后,微软的挑战成为趋势科技面临的问题。而现在云计算来了,趋势科技又有了新的竞争者。(汤浔芳)

演讲

【陈怡桦:如何有效管理云威胁】

云时期就像印刷术的发明,让我们累积知识,快速累积,快速传播,这是为什么云对人类进步的意义。

5年前当大家开始谈云的时候,几乎是云里来雾里去,现在已是云落地了。而我们如果能够提供安全的环境,让这个云时代、云平台能够继续的发展下去,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投资的事业。过去5年来,云发展得更高、更快、更远、更多!

如今每天在世界上新产生的数据量是2.5百亿亿,这个数字大到我没有办法了解,百亿亿是10个18次方,那个0已经写不完了。这类快速增长的背后,也意味着云安全上的威胁。

云时期到底的安全威胁在什么地方?以前只要保护好个人的电脑,保护好我的络,资料就安全了。可是在云时期,疆界消失了,很难分这是你的络和我的络了。所以,现在出现了三个趋势。个是IT消费者化,第二个是云和虚拟化,第三个是络威胁。这也是云安全需要解决的问题。

IT消费者化。重要的一点是使用者当作个人在使用的工具,已经会进到公司里面成为公司在提升竞争力时候的重要工具。怎样去做安全防护,重要的观念是之前我们是保护终端点的那台机器,现在我们要保护的是那个终端用户所使用的、接触的所有的点、面,给出一套方案。

云和虚拟化。这件事情的对络安全的不同就是资源的分享,就是你的资料存在跟大家一起的大池子里,你怎样肯定你的邻居也是好人?我觉得中国人一句话讲得的,殃及池鱼!虚拟化和云里面重要的观念是隔离。这就要有防火墙,但不是之前的络前端的防火墙,而是每一排工作本身要有一个防火墙,把自己跟你的邻居隔开,资料也要隔离开来。这就要求加密的方式要分开,管理不要交给运营商,而是自己管理。

络威胁。主要是来自外部的黑客团体。他们使用云用的比好人还早,他们僵尸络其实就是地下的活动,利用他人的电脑去做坏事。现在他们要的是钱!他们不要名了。哪里有钱,我往哪里去,藏在那里很久慢慢偷资料。它的解决方案就不再是以前说用一个防毒软件把这些病毒都防掉就可以了,事实上你必须要做络监控,了解一个程序会做甚么,是否读你内部的资料,在寻觅你的行为。所以这是综合式的,是全新的防范。

面对云时期的安全,重要的是你必须要有智慧,你必须要有人的智慧加入到这所有的防御里面,就是我们所称的智慧云,这也是云漂亮的地方。

20多年来在安全界,趋势科技不是,不是,不是强的,但是一直都是的,每次有新变革的时候,我们都是个发明和提供快解决方案的人。

痛经气血虚弱证表现
月经量多吃什么食物补
月经褐色量少什么原因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