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新社员十五

2018-09-15 09:55:43

深秋的河套,风景美如画。

白杨树高大挺拔,笔直的杆儿,透着河套人的彪悍顽强。红柳像河套女人,细腻柔和的枝条,茂盛地生长着。杨家和水静静地流淌着,温柔地滋润着万亩良田。

甜菜丰收了,又是一个忙碌的季节,起挖甜菜需要更多的劳力。知识青年们和社员在一起,收获着甜蜜。空气湿润的早晨,玉米棒子变黄了,高粱穗子血红了。大豆摇铃,金豆豆个个饱满,就要炸角角。葵花盘盘成了古铜色,就像饱经风霜老人,满脸皱纹,富贵吉祥。

几块收获过后的庄稼地里,牛羊在撒欢,自由自在地觅食,争抢着可口的,人们没有收获净的粮食,甜菜吃。

在丰收忙碌的季节里,为了加强人们阶级斗争意识,绷紧阶级斗争这根琴弦,火烧桥人民公社通知:丰收不忘过去苦,吃忆苦饭。

“吃忆苦饭,”这个任务一下达,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自然落在了知识青年们的身上。

张建是中学语文教师,忆苦饭的典故,如数家珍。

据传说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坐上龙椅一阵后,发现自己食欲大减,山珍海味也不识其味。御厨们拿出全部看家本领,翻遍宫廷菜典,也做不出皇帝爷能够胃口大开的好饭好菜。皇帝爷郁郁不乐。再看那些一起吞糠咽菜,浴血奋战的贫穷的弟兄们做起官老爷后,更是喝酒三五碗不醉,搓麻通宵不累,小蜜十个八个后备,腰里的银子成堆,衙门的事全给师爷们推。这样下去,他不敢再想下去!忽然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一道圣旨,恩泽四海:圣上请文武百官吃饭,是有名堂的:“珍珠翡翠白玉汤。”

皇上没有忘记老哥们,一起打江山的穷苦弟兄们一跳多高,头向后仰的时间长了,眼睛都发麻。“珍珠翡翠白玉汤”皇上一次就吃好几海碗。一定是山珍海味吃多了、吃腻了,想吃点过去的那玩意儿,再说也许是想见见咱老哥老弟,找个由头招我们去见个面。

御膳房备好的珍珠、玛瑙、翡翠一粒也没用上,让他们把宫里各家各户近些日子的剩饭剩菜全取来,不够的话,潲桶里挑些上好的也行,大殿前架起了大锅,有红如玛瑙的胡萝卜,白如珍珠的饭粒,绿如翡翠的青菜;五彩缤纷,粘糊糊、明晃晃、油亮亮。如果不看他们操作,远远望去真还能口味大开。等待侍臣们把这粘乎乎的汤一碗碗送到大臣们面前,大臣们皱起了眉头,裂开了嘴。

皇上交代过,早饭谁也不能不吃,先吃者有赏。大臣们等不得皇上吩咐便赶紧咧着嘴吃,迟早得吃,还落得个“积极分子”和“中坚骨干”,再说这也是一个面对面的面子工程,不能落在别人后面,不好吃也得赶快囫囵吞下。一个个狼吞虎咽,热汗淋漓,直呼:“好吃!好吃!!”

这时皇上发话了:“我不是糊涂了,更不是拿你们开涮,现在是油口吃倒泰山,让大家先吃点苦,不要忘记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啊!”

群臣明白了皇帝的用意,急忙山呼:“吾皇万岁!万万岁!”

吃“忆苦饭”,皇上借以警告众卿不要忘本,要记得过去的苦日子;还有人觉得即便是龙肝凤胆,皇帝爷也食不甘味,当然都不敢开口,是从眉目传情中彼此沟通和心领神会。让全国百姓都知道现在的日子来之不易,多想想现在比从前已经大有好转,不要生在福中不知福。

吃亿苦饭不是朱元璋这个放牛小子独创,古时候有“卧薪尝胆”的故事,今天有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年代苦菜熬糠糊糊的忆苦饭。

瞎鸡换决定,忆苦饭就在知识青年们那里做。因为那里锅大,旁边有现成桌椅板凳可以让全队二百多口子人使用。

孟林和易秀负责食材,拿什么作为食材,一时半会难住孟林和易秀。瞎鸡换知道了,吩咐改改去刚收割的地里,把快开花的苦菜挖一罗筐。再把乌达木家里的一个不要旧枕头拆开,里面倒出了许多粗糠。

烧开了水,几种食材一搅和,忆苦饭做好了。

瞎鸡换指定了几个苦大仇深的老贫农,在忆苦饭前发言。

宝珠和李桂芝俩个女知识青年负责烧火做饭,也不是难事,早已是业务精通,轻车熟路。

一切准备就绪,忆苦会开始了。生产队里的地主富农头低着,脖子上挂着子牌子,在他们的名字上面,画着红叉。接受社员们的批斗。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个东风就是瞎鸡换他爹带头发言,忆旧社会的苦。首先是苦大仇深的老贫农忆苦,声声血,字字泪。听完报告再吃亿苦饭。

只见老人颤巍巍走向台来,指着地主分子申万声泪俱下:

“好你个老地主申万,解放前是吃人不吐骨头呀。只让长工没死没活白天黑夜给你干活,在吃的上克扣,人们骂你小子你知道不知道?“

“知道,知道,知道。。。。“老地主申万连声应到。

“知道你妈个x,人们说你们家是,早晨酸粥,中午糕,晚上捞饭拿油炒,长工都骂你小子是吃人不吐骨头。。。”

一个小女孩听了说道:“妈妈呀,比我们家吃得还好!”小女孩的妈妈听见了,吓得脸色煞白,连忙把小女孩嘴堵住,一溜烟跑到会场外,把小女孩一顿好打:“再胡说,撕了你的嘴!”

吃忆苦饭,生产队过去搞过,社员们也就不奇怪了。一个个心知肚明,还是非认真,气氛异常严肃。过去一个社员说了一句风凉话,带了高纸帽子游街,在火烧桥学习班劳动改造了俩个月。

“打到地主申万!”口号声此起彼伏。

忆苦饭开始前,瞎鸡换讲话:“别忘记阶级苦,牢记血泪仇,尤其是知识青年们,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要多吃点。谁吃得多,对旧社会就更恨,阶级觉悟高。”

瞎鸡换讲完话,带头盛了一小碗,走过去到后边吃。

张建和孟林各自盛了一碗,实在难以下肚,象征性吃了几口,躲在后边看社员们怎么吃。正好易秀和剑锋外出,没有赶上这顿忆苦饭。

只见年龄老的社员,确实过去吃过糠咽过菜,眉头一皱,也就把半碗吃掉了。年轻人就不一样,象征性闻了闻,吃了一俩口,站在那里发愣。

小孩子们纯粹不吃,在大人们严厉目光下,闻了一闻,吃在嘴里又吐了出来。

宝珠和李桂芝俩个亲自做的忆苦饭,知道这糠是老汉枕过多年,人油腻味恶心。几次差点吐了,吃忆苦饭的时候,盛了后趁人不注意,迅速把饭倒掉,假装吃得很香。

3d雕刻机
电子闪光器图片
上林西江国际社区效果图-四川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